欢迎扩列
约稿请私聊

无论是苏维埃妖女还是俄罗斯妖女都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极度的自我物化,自我轻视,自我封闭,以及在坚不可摧和摇摇欲坠中徘徊的易碎感。

游园惊梦

又一些琐碎


瓷苏


那些炽热的爱,澎湃的勇气和美好的未来幻想都变成了泡沫,一触即碎,来自现实的恐惧与压迫让他们沉默,后悔,缓慢死亡。


多么年轻,多么美丽,还有大把的岁月去歌唱。


如果苏维埃没有一颗人的炙热心脏,那他就把自己的心给他。


而东方人从容地转过身,带走了回忆和爱,却没带走一丝云雨。


你在我身上扎了根。


斯拉夫人那双银色的,透着一点蓝的深沉眼睛,瓷一直觉得那就是诗人们笔下描绘的月光,他曾一如芸芸众生为这双眼如痴如醉,最后水洒了,月也碎了,只落得一场空。


他的勇敢好像都随着岁月淌走了。


“是你先放手的”


那么多次,他只东方人的求一句...

虽然还有一个小时不到今天就过去了,但还是记录一下吧

USA一直都将自己视为神,而USSR和RUS则是邪恶的异端。

故在披上这一层“正义”与“圣洁”的外衣后,降下审判也就变得理所当然。

USA

现在才慢慢发现其实USA是一个极尽开放又无比保守的疯子,强权与父系社会的虔诚拥趸者

而所谓的自由和个性,不过是浮于表面的在压抑本质中所诞生的醉生梦死的狂欢。


每天都在搞一些能创死人的东西

艳遇

短打,估计有后续,走afd

预警:现代普通人设的普沙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普刚刚成年,沙是个婊子(字面意思)

        室外野战,不喜勿入


白嫖与料酒

背景:联五在疫情期间一起来到了中国乡下隔离

是日常,有CP向,在tag里


因为疫情隔离加上交通不便,自打到了乡下,联五是彻底告别以前那种顿顿有鱼有肉的生活。

阿美饿到路过晒着咸鱼和腊肉的架子都要啃上一口。

然后某一天,瓷听到了个好消息,隔壁老张头家里要杀鸡了。

联五的隔壁老张头家只住着老农老张头和他的老伴,两个老人在院里养了五六只鸡,都是留着下蛋的,多了吃不掉老两口就拎到集市或者在村里卖了。

几个大老爷们都动过买几只鸡的念头,但奈何几人从来都是花销别人垫,来的时候两手空空,身上几个大子都没有,可谓是乞丐涂粉底——一穷二白。

如今老张头不打算留鸡下蛋,要把鸡全宰了,大家又乡里乡......

破晓

afd同名

祝我亲爱的东欧美人生日快乐🌻


预警:美俄,白俄俄,夫前目犯

俄双⭐,含有姓虐待,殴打,椿💊,dirty talk

穷了,想恰米orz

© Unnatural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