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三了,可能要占时退圈,谢谢小天使们对我的喜欢

未雪(一)

主:玉藻前×晴明,大天狗×晴明  副:all晴

你有见过这世间最美的舞么?
不用任何华丽衣裳衬托,不用任何绝色的姿容,只是一颦一笑,一挥一拂,顾盼之间,便是人世间绝无仅有的妖媚。
这般的舞,他曾经看过,也只有他看过。在一个名叫玉藻前的九尾狐妖那。

笛声落在庭院的一方清池里,被染成暮紫色的天空下是寂寥的阴阳寮。
屋檐下的风铃随风轻轻摇晃着,叮叮当当的声音悦耳动听。银发的阴阳师眸子微闪,望向庭院门口的鸟居,然而,除了匆郁的竹林,什么也没有。
阴阳师还是一直注视着朱红的鸟居,仿佛只要一直看下去,就能见到那个九尾狐妖笑着走来,腰间的铃铛叮当作响。
“别看了”一只骨节分明的手...

半生

安倍晴明的一生,是鹤羽孤高,静心止水,是雨水打落的寒樱,是倒影在蔚蓝晴空里的万千星辰,是注定不见过去也无望未来的独自前行

玉藻前的一生,是大梦初醒,指间流沙空无一物,是绝代之姿,当作红莲业火顷刻覆灭,是孤命心死,前尘作废只余残悲半生漂游无依

安倍晴明和玉藻前的一生,是相对而行,如夜中萤火,点滴相依,却照亮前路漫漫,是擦肩而过,一个望向未来,一个停滞过去,不过萍水相逢,此生所做,也不过护他一世安好,再见他青冢枯碑,院中寒樱怒放,又是一年春光似锦,却无笑靥如花

梦狐(上)

白藏主×晴明 

甲斐有梦山 ,白树参天,白草霏霏,气候萧寒,你一日醒来,寒霜挂了全身,毛皮也变成白色,你喜不自胜,将寒霜凝为饰物……
你名为……

蓦地从梦中惊醒,白藏主坐起身,并没有闻到那熟悉的血腥味,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墨兰香味。
猩红的眸子环绕四周,最后停留在身侧合着眼的阴阳师身上。
朦胧月光笼罩着两人,衬得阴阳师银白的长发如水一般波光流转。盯着阴阳师恬静的睡容,白藏主逐渐安下心来。
已经逃出来了,他对自己说道。
白藏主小心翼翼的抽出自己的衣角,阴阳师的眉头皱一下,白藏主不禁屏住呼吸生怕惊醒少年。但好在,少年没有醒来。
帮少年盖上自己的外衣,狐妖轻盈的走出破旧的屋子,屋外...

_(:ᗤ」ㄥ)_开心

谢谢,再见

作为一个用爱发电的垃圾写手,我在圈里的这些时间里,写了很多也看了很多。
我是个有些杂食的人,很多时候可能我所写的会让大家有些不快,在这里我向大家表示歉意,同时也感谢大家对我这不成型脑洞的宽容。
我写文向来随心,大多数时候都是一遍就玩,里面还存在很多错误和不足,谢谢那些帮我指正的小天使们,还有那些支持我喜欢我写的这些文字的小天使们,我爱你们。
看到你们感到开心,能为爱的cp发电,我心里就十分满足了。而且我还这么爱拖更,还这么懒_(:ᗤ」ㄥ)_
还有那些在冷圈里坚持不懈发电的太太,我爱你们。
在圈里时间不长,但也见了不少事,如有些ky或者抄袭,但总得来说,圈子里还是好的,让人幸福和喜爱的。
如果可以的话,本人...

一场婚礼引发的血案

“我说了,要白色,白色才是最高贵最优雅的!”拉莫斯瞪着眼,扯着嗓子和面前的皮克吼道。


“啊呸,去你的吧,全部都是白色你当办丧呢!”保利尼奥不满的反驳,在中国待长了,对传统还是了解的。


“就是!红蓝才是最浪漫最热情的颜色!必须红蓝”苏亚雷斯怒气冲冲的说,一口牙格外闪亮。


“得了吧,你们是想把婚礼搞成小丑戏么?!”马塞洛站在拉莫斯身后嚷道,一脸的不服气。


“小破村还是别丢人了吧,我们皇家马德里的品味绝对比你们好”本泽马也跟着应和着。


“啊呸.......”


这里是婚礼的举办地点,本该有条不紊...

主:鬼切X晴明  源赖光X晴明  玉藻前X晴明,剩余 all晴

魇后续


点燃灯火,鬼切看向床榻上的人,此刻已经睡着了,昏黄光芒下的面容一片安详。鬼切走到榻旁,俯身看着晴明,指尖触到晴明的面颊,传来温软的触感。


轻轻抚摸着晴明的面颊,像是玉一般细腻,却又如绫罗一样柔软。鬼切的手是苍白的,骨节分明,纤长如苍竹,这样的手不该握着杀人的利刃。


手指逐渐下移,从面颊到了唇瓣,粉嫩的唇正如鬼切想象的那般,像是凋零的樱花花瓣,每年花落的时候,鬼切会一片片拾起那些花瓣,看着这些花瓣在手中逐渐蜷缩枯萎,一点点失去明丽的色彩,最后...

主:源赖光X晴明   鬼切X晴明    玉藻前X晴明,剩余all晴


那是他们第一次相见,彼时他还不是这般的恶鬼模样,他还是被人们传颂的斩鬼的名刀,而那个人也还未成为他的魇。


早春的樱花在枝头初初显露,冬日的寒凉尚未退却。清晨的光透过,洒进昏暗的房间,整洁的房间里,一个人影从床榻上缓缓做起,黑色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。


推开门,突然见到光,鬼切眯起眼,有些不适应。


枝头的鸟儿在雀跃着,清脆的鸣叫唤醒有些迷蒙的神智。


鬼切披上外衣,朝着外面走去...

关于婚礼这件事

大概是国王游戏的后续

在经历了那晚的国王游戏后,皇萨众人的矛盾消融了不少,并且,比起皇萨多年来的能拍成长达89集家庭狗血脑残剧的恩怨情仇,眼下他们更注重的是即将到来的自己小国王和前头牌的婚礼。


“我绝对是在做梦对吧”马塞洛哭丧着脸,此时此刻他仿佛在梦中一样,这感觉就和他爱上了发胶一样不真实。


“不,你不是在做梦”拉莫斯冷漠的话语无情打破马塞洛的自我安慰,他看着安静坐在那和对家人发着信息的莫德里奇,隐隐有些胃疼。


“我觉得其实还挺好的”本泽马小声嘀咕,下一秒就收到了除了小媳妇在内的所有队员的眼刀。本泽马默默低下头,行行行,都怪我。...


国王游戏(下)

接下来的几次回合,内马尔是真的体验到了什么叫被安排的明明白白。


“我是国王”又一轮洗牌后,伊涅斯塔翻开自己的牌面,然后给内马尔比了个眼色。内马尔咽下心里的苦,前几轮他如愿已偿的和里奥抽到了一起,但过程并不美好,在经历了被里奥扎头发,被里奥拍丑照等等糗事后,内马尔对前队友的种种眼神暗示已经有了阴影。


“这一次,让3号和7号一起拍一张亲密的合照”伊涅斯塔说完后,内马尔看了眼手中的7号流下了感动的泪水,小白真队友。我要梅梅梅梅梅.....内马尔在心里默念,人群中,某位前皇马队员站了起来,内马尔瞪着眼前的哈梅斯,一颗心碎了。


你以为是梅西,其实是我...

© Because | Powered by LOFTER